目录
您目前所在: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萨尔浒之战前后后金与朝鲜的关系
作者:亚美官网    发布日期:2019-10-18 01:42


  萨尔浒之战前后后金与朝鲜的关系_哲学/历史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萨尔浒之战前后后金与朝鲜的关系

  20 0 1年 1 1月 清史研 究 Su i i Qi Hio tde n n s gs r t No . 0 v 2 01 No 第4 期 政 治 外 多 忆 论萨尔浒之战前后后金与朝鲜的关系 刁书仁 [ 摘要」 史学界对于后金与朝鲜的关系,局限于中国史抖,很少有人研究。本文利用朝鲜文献,探讨 了萨尔 浒之战前后朝鲜援兵问题、朝鲜双边外交问题以及明期对后全与朝鲜之间关系的干预问题等等。 〔 关锐词』后金 朝鲜 宗落关系 [ 中图分类号]K 4. [ 29 文献标识码] 1 A [ 文章编号]10 一 57 0)一 03 0 02 88 ( 1 0 04 一 8 2 0 4 Reain b t en e trnae do e lt s w e t L e J S t a K ra o e h a i t n Beo e d tr ea t o S r u f r a Afe t B tl f h n h e a D et acy h h e io c m t is f c ls e a hd raosw e h a r pui o t C i s h t il ea , s o r hv r e ce te tn bte t Lt ut h o e t f e n e ra a rl e h a a e r s w s h e i e n l e e J adr .l uli K r nt ilea, ato d cs sb m sc a t rn r m n o K - i n K e F l tz g e h oc m t is tehr us p l sh h e f c et o n o a uyin o a i ra a rl h u i s i e r e u s io e s o e f r nos r ade tet o Sru t ba r d l ay h K r n e m n ad i e etn e t p bf e a r bte a , it a io c o t o a gvr et te r ni o a r o e o n f h a l fh h le l m t e p f e e o n n h n v o f t ten gvrm n i tel ay w e K r ad te e J . h Mi oe et h d o c bt en e n ad Lt i g n n i m p e o a n h a r n 史学界对于后金与朝鲜的关系问题,限于 中国史料零散,很少有人研究。笔者近来检索 朝鲜文献,拟对萨尔浒之战前后后金与朝鲜的 关系作一论述。 种故也。或称雀者,以其母吞雀卵而生首 故也。今者国号潜称金,中原人通谓之建 州。 ② 天命三年 万历四十六年)三月,努尔哈 ( 赤发布 “ 告天七大恨” ,宣布与明朝决裂,开 始了后金与明朝的战争。同年四月,后金占领 抚顺。五月十九日,攻下抚顺以北、铁岭以南 的 抚安堡、花豹冲、三岔儿堡等大小 1 堡。 1 一、萨尔浒之战前后朝鲜援兵问题 万历四十四年 (66 11)正月,努尔哈赤在 赫图阿拉举行即位大典,建元天命,国号后 金。朝鲜方面对此事十分关注,同年五月, ( 三朝辽事实录》载:“ 朝鲜咨报,奴酋膺号后 金国,号汗,建元天命,指中国为南朝,黄衣 二十日 ,招抚崔三屯及周围诸堡③ 师赫图 ,回 阿拉。 称联,词甚侮谩” 。李朝文献 《 ① 光海君日 记》 对努尔哈赤建元称帝之事也有详细记载: 建州夷首咚奴儿哈赤,本名东挞。我 国讹称其国为老 ( 乙)可赤,此本首名, 昨国名 ;首本性格。其后或称金,以女真 抚顺等地失陷的消息传到京师,举朝震 惊,万历皇帝在给兵部的上谕中云: 辽左覆军陨将,劣势益张,边事十分 危急。尔部便会推堪任总兵官一员,令刻 其到任料理军务,一应防御驱剿事宜,着 着抚等官便宜调度,务期珍灭,以莫封 疆。 ④ [ 收稿日 20- - 0 期〕 01 6 3 [ 作者简介」刁书仁 (94 ,男,辽宁省社科院研究员; 15-) 沈阳003 005 万方数据 兵部遵 旨调兵遣将,启用废将李如柏镇守辽 东,推兵部侍郎杨镐任辽东经略,原任总兵官 明朝官员后才于同年七月被明廷册封为朝鲜国 王。 。他即位前后,对努尔哈赤崛起、建州女 真连连得势的情况非常清楚,加上他参与国家 杜松屯山海关。 ⑤ 努尔哈赤攻陷抚顺以后,又率军一举攻下 清河。明朝失清河及辽东诸堡,全辽震惊。据 朝鲜陈奏使尹晖驰启: 奴首本月二十一 日围清河城,四更攻 城,二十二 未时城陷。游击中军及添兵 日 游击俱被害,军兵及居民五万余人,或被 虏,或被杀。辽东总兵及都司率兵登城防 重要决策,对朝鲜国力民生十分熟悉。所以, 在处理与明朝的关系上,常常显得左右摇摆。 对明朝要求朝鲜出兵援助一事,他持消极或拖 延的态度。 明廷咨文到朝鲜要求 “ 合兵征剿”的同 时,建州努尔哈赤也先后两次派人送来书信, 备,辽广骚扰,五六十里人烟不通。 ⑥ 抚顺、清河 等城 接连 失 陷,明廷 “ 朝震 举 “ 语意凶悖” 至以七宗恼恨仇怨天朝” ,“ ,希望 朝鲜在辽东战事中保持中立。在这种朝鲜对 明、金关系需要抉择的关键时刻,备边司发表 了如下意见: 奴首情形之凶逆,兵力之鸣张,十余 年来已 作难当之虏。非但晚连我国,有早 晚必噬之形,辽广各街门亦皆忧之,今有 岁年。今者无端生事,入犯边界,其乐祸 之心,必不至于使扰边上而 已,虽以天下 之兵,恐难剿灭。所谓女真兵满万,天下 不能敌者也。此贼每称金之遗种,其穴完 骇” ,认为一个小小的 “ ⑦ 建州夷” ,竟敢冒 犯 天朝大国。一时之间,明廷上下主张立即 “ 大 张声讨”努尔哈赤之声不绝于耳。万历皇帝决 定倾其国力,一举消灭努尔哈赤,这就酿成了 关乎明金兴亡的萨尔浒大战。 萨尔浒之战是明朝企图消灭后金而发动的 一次战争。为了进行这场战争,明廷战前忙于 调兵、拨响、督师等一系列准备。 朝鲜方面对明廷欲征后金是十分清楚的。 他们知道,作为明朝的属国,势必卷入这场战 争。果然不出其所料,同年六月,明钦差巡抚 辽东地方赞理军务兼管备楼都察院右金都御史 李维藩的咨文送到朝鲜,要求朝鲜派出 “ 团练 火器手七千作为声援,侯奴酋实有变动情形, 颜之地方,兵马之精强,不下于完颜。 。 备边司的态度很明确,劝说国王李挥,努尔哈 赤的实力即便不如明朝,但明朝也未必一举就 能剿灭他,希望国王三思而行,谨慎处之。在 君臣反复商议后,光海君决定给明朝回书,回 书云 : 本 院另行知会,合兵征剿’。紧接着又一道 , ⑧ 咨文到朝鲜,咨文曰: 今照建 首奴 儿哈赤狠以属夷无端生 我国以天朝藩邦,当固宁藩蕃,昨但 自宁之计也,情理亦如此矣。以不教弱 卒,驱入贼窟,比如群羊攻虎,无益于征 事,计袭抚顺,公行叛逆,罪大恶机,法 当诛讨。除请大兵至 自另行外,诚念贵国 密迩贼桨,不无惊疑,合行知会,申严防 备。为此合行移咨责国,烦为严行该属将 领等官,加 紧哨备,整练兵马,教演火 器,相机防御,以张声势,侯剿奴之 日 , 本院临时 另咨知会,合兵征剿,先乞咨 剿,其在我国 反有不宁之忧矣0 回书婉转地表明,朝鲜出兵增援有困难。不 久,明廷又有咨文询间朝鲜征兵情况,咨文 曰:“ 剿奴 日 期,尚侯大军到齐,方定出征日 期” ,要求朝鲜方面速作准备, “ 毋致临时违 误” 。 。 朝鲜在 “ 援兵”的间题上,仍采取敷衍与 拖延的策略。对于朝鲜在 “ 援兵”问题上的态 度,明朝已有所闻。为此,明钦差总督辽蓟等 处军门经略汪可受在敬告朝鲜国王咨文中这样 写道: 示,以 便施行,须至咨者。 ⑨ 此时朝鲜国王为光海君李挥。他于万历三 十六年二月即位。在 “ 壬辰战争”中他历尽磨 难,其父宣祖国王多次奏请明廷册封他为世 子,但始终未得恩准。追其父去世,他即位 后,明廷不予册封, “ 自称权署国事光海 君,。 . 后经过朝鲜使臣多次赴明奔波及贿赂 4 4 兹者建州小丑,据海濡之轰壤,煽么 魔之诸首,靡念世 受国恩,敢尔潜图鼠 窃。国家熙泰,全不彼虑,乘时狂逞,掠 万方数据 我城堡,栽我将士,罪逆滔天,神人共 愤。皇上赫 然,计必 剿除。用调四方之 锐,遇兴六月之 师,输根若率,军气如 雷。奴之期命,其焉至矣。王之忠情,谅 有同心。乃奴之东稿,与王壤界,国家劳 攘如此,王能姜然而已乎? 本朝立国二百五十余年,王国受二百 五十余年之屁。囊者王国一经楼奴之难, 不过,辽东镇抚衙门的官员还是步步紧 逼,令朝鲜特别为难的是经略杨镐的咨文。他 要求朝鲜国王 “ 数万之兵,虽不得充备,以整 架一万,听候境上”。杨镐的咨文引起朝鲜 。 统治层 “ 亲明派”的共鸣,他们纷纷上疏要求 将“ 脱明派”代表人物朴鼎吉、任充等 “ 断以 其律,以正陷君误国之罪” 。备边司的奏文 。 代表了亲明派同意朝鲜出 “ 援兵”的意见: 伏乞圣明更加三思,无失李机,不胜 本朝即遣十万之师,揭坂 岁月,平荡楼 氛。深量国王世笃忠贞,与王之克绩玉基 也。虽国多故,鸟容已其兴数万之师,夹 攻奴首,必剪必克,是王之报效本朝,而 幸甚。臣等端量中朝事情,恐必有难处之 患,故陈达下情。反复商难之际,自 至差 过时 日,岂敢百般搪塞,故为迟延哉?今 纬国无疆之柞者矣。是非以王之兵力,即 灭奴首也。 。 汪可受的咨文的意思很清楚,明廷在 “ 壬辰之 役”中,救朝鲜于水火之中,现在明朝有难, 朝鲜必须出兵相助,否则就会受到 “ 知恩不 报” 不仁不义”的谴责。即便如此,光海君 、“ 还是不肯改变 “ 不欲应征兵之举”的主意。当 时赞同光海君的大臣有任充、尹晖、朴鼎吉等 人。任充上奏云: 当 此人心不淑之时,调发大兵,远送 上国,意外之患,安保其必无。天朝之于 我国,有壬辰周极之恩,宁以国先,不可 不送。但天下之生久矣,事变无穷,脱有 土崩之患,难处之变,未知庙堂之上将何 以处之?昨特此也,我国西北两界,接连 伊贼地方,今者扫一国之兵,而出送境上 之后,若有虚虚实实,冲东击西之患,而 如入无人之境,则亦未知庙堂之土将何以 策应? ⑩ 然而,与光海君意见相左的亲明派大有人 在。其代表为承文院大提学李尔瞻以及两司诸 多人员。李尔瞻上奏反对说: 但念中国有难,诸侯入援,此春秋大 义,藩宁职分。况本国再造得至今 日 ,秋 之事机,愈往愈难,大义所在,姑置忽 论,而生衅于此贼其患轻,得罪于天朝其 祸大,轻重自 别,此臣等再三吁号而不知 止也。 @ 朝鲜君臣关于是否向明 “ 援兵”问题的争 论,终于在万历四十七年初告一段落。 是年二月,朝鲜谢恩使申提、圣节使尹晖 等从明京师带回万历皇帝下达给朝鲜的 “ 征兵 合剿”的救书。救书云: 脱治垂一统,宁在四夷,当重译贡深 之时,, 鸣摘控弦之警。乃建州遗草,款 t 塞穷首,犬羊屡层于贪婆,狼琴不澳其奔 突,荡摇我边鄙,茶毒我士民。汉过不 先,脱怒斯赫,爱整张皇之旅,用宣挞伐 之威。帷尔朝鲜国王,悟宁其封,抵供藩 职, 愤兹丑夷,逆我颜行;奉大帅之橄 文,集陪臣 之谋议;藉兵一万以上,赋马 七百有奇;遣间碟以侦虏情,购焰峭以饰 火器。尔之不惮征缮,虑难勤王,亦足嘉 已。兹将准部覆题给发马价、焰萌,用佐 军实,仍遵宪庙旧例,颁踢教书。尔命将 提兵,申严纪律,听经略相机调遣,克 日 进征,务成特角之形,述奏荡平之绩。肤 当不 靳殊锡,以 勋及尔 酬尔 将士。 。 这样一来,光海君也不敢再以各种理由作 不肯助兵辽东的借口了,立即命都元帅姜弘 毫帝力,未知所报0 。 可见,朝臣围绕 “ 援兵”问题分成两派,争论 不休。光海君为了减少内部分歧、稳定政局, 便派圣节使兼陈奏使朴鼎吉奉表赴明京师,婉 转陈述朝鲜不能出兵辽东助战,且带大量银 两,用于贿赂明廷官员,希望他们能反对 “ 合 立、副元帅金景瑞带领三营兵马100 30 人,从 昌城渡鸭绿江赴辽东。 萨尔浒之战是明朝精心策划、周密组织的 战役。明军于万历四十七年 ( 天命四年)二月 兵征剿之举” 。 。 二十五日出师,号称兵力2 余万人。誓师后, 0 4 5 万方数据 明军兵分四路,直捣努尔哈赤老营赫图阿拉。 朝鲜援军被编入南路军,配合刘缓作战。 努尔哈赤根据收集到的明军情报,早已准 确地判断明军主力必定从抚顺方面来攻,他选 择决战的战场在浑河和苏子河汇合处南岸的界 藩山一带。 二、后金争取朝鲜与朝鲜 的双边外交 努尔哈赤自 起兵以来一直关注与朝鲜的关 系,特别是 “ 七大恨”起兵攻明以后,更加注 意与朝鲜的关系。他知道,只有争取朝鲜使其 在明金关系上保持中立,就可以避免 “ 腹背受 敌” ,全力征明。因此,积极争取朝鲜是后金 重要的战略方针。 针对明军的部署,努尔哈赤制定出具体的 作战方略,即集中优势兵力全力对付明军从抚 顺方面来攻的这一路,采取 “ 凭你几路来,我 只一路去” 的作战方针。 。 萨尔浒整个战役,仅仅 5 天,以后金的胜 利和明军的溃败而告终。这次战役,明文武将 领死亡 30 1 余员,军士死亡 480 57 余人,阵失 的马、 驼共260 骡、 80 余匹。 。 那么,作为明朝联军,朝鲜援军在这场战 役中又如何呢?朝鲜平安监司驰启中这样报 刀匕 口 : 天命三年二月,努尔哈赤以 “ 七大恨”伐 明的同时,先后两次派人送书于朝鲜,希望朝 鲜保持中立态度。萨尔浒之战前,努尔哈赤对 明廷要求朝鲜 “ 助兵合剿” ,朝鲜方面有 “ 退 托之意” ,是了如指掌的。天命三年七月,杨 镐给朝鲜的咨文下达不久,努尔哈赤派人去朝 鲜进行工作。据朝鲜司宪府的报告: 满浦全使金完,项于胡差之来,私与 以厚纸三十卷。厚纸乃火炮所用,非如寻 天朝大兵及我三营兵以 ( 三月)初四 日 败绩于深河……我国左营将金应河继 进,布阵于野次,设拒马木,兵才数千。 贼乘胜薄之,应河令火炮齐放。碱骑中九 死者甚多,再进再退。忽西北风大起,尘 沙晦冥,药飞火灭,炮无所施。城以铁骑 史之,左营兵遂败,死亡殆尽……元帅 ( 姜弘立)将中营登山据险,形孤势弱, 士卒不食已两日 。贼悉众合围,士卒知必 常应求之物,而不票朝廷,肆然路遗以资 贼房;论以军律,合行袅示,而反下推考 仍任之命,物情极为骇愕。况今奴首构衅 上国,丰机情形可澳芒于前日 。若或因此 纸地之事,惹起意外难处之患,虽悔 与 追?请金完姑先拿钧定罪。 。 后金使者到满浦进行工作,朝鲜官员竟然送礼 物给后金使者,司宪府认为这是 “ 肆然赂遗以 资贼虏”的行为,要求将朝鲜官员金完 “ 先拿 鞠定罪” 。而国王光海君并未追究此事,他似 乎要继续与后金交往。果然,十几天后,努尔 哈赤的又一封致光海君的信件到会宁,“ 胡书 皮封以国王开拆书之,此与前 日 满浦所送之书 死,愤慨欲战。碱乃招我国胡译河瑞国, 语以通和解兵之意,金景瑞先往劣营结约 而还,又要 姜)弘立俱盟……遂与部下 ( 诸将李一元、安i i 、文希圣、朴兰英、 -} c 郑应井、金元福等各率所领兵马,投戈释 甲,诣虏阵降。碱令弘立、景瑞将官率兵 先行,贼兵拥入奴寨,奴首只令弘立、景 瑞入 寨 中,其余将 领 军兵 皆呈城 外监 守0 上述史料详细记载了南路联军惨败及朝鲜援军 姜弘立、 金景瑞投降后金的情况。耐人寻味的 是努尔哈赤对受降的朝鲜援军将领非但未杀, 反而优待, 半个月后, 居然将姜弘立等释放回 国。 其规一也” 。同年十月,国王光海君居然令 。 给努尔哈赤写回书。书中大意曰: 尔营与我国共事天朝,天朝抚之甚 厚,而今何以些少之嫌,背扳天朝乎?在 我国之道,固当斥绝;而以大国之度,理 宜包容。当于某月间整齐以待,汝其取 去。毋作逆天之计,以尽事大之诚,终保 两国之好,岂昨幸乎. } 回书中婉转表明萨尔浒之战朝鲜出兵是迫不得 已的 “ 尽事大之诚” ,希望后金 “ 理宜包容” , 以便 “ 终保两国之好” 。努尔哈赤对光海君的 4 6 万方数据 回书心领神会。所以,萨尔浒之战中深河之 役,朝鲜援军将领姜弘立等投降后,努尔哈赤 待之甚厚。看来是早有背景,而姜弘立却道出 事实真相。他说:“ 臣至背东关岭,先遣胡译 河瑞国密通于虏云: ‘ 往被上国催驱,至此常 在阵后,不为接战计。顷战败之后,得以款 好’ 。若速成和取口,臣等可以出归” 。可见, 投降后金是国王光海君与姜弘立的 “ 素定之 的只能是 “ 差朝鲜之人”为之效命;又劝诫光 海君认清形势,不要 “ 静坐两间看变” ,要当 机立断与后金 “ 焚香盟誓” 。努尔哈赤的回书, 在朝鲜君臣中引起强烈反响,有的大臣认为: “ 今此胡书,悖慢极矣……彼虏即犬泵也,何 可责以义理,只促危亡之祸哉! 光海君也觉 ” 。 得努尔哈赤回书所言难以马上接受,决定对 “ 胡书”给予答复。其文曰: 天朝差官 已到本国,烦不敢一一云。 计” a 0 萨尔浒之战后,努尔哈赤立即派人带着他 的书信前往朝鲜。对此,朝鲜表示欢迎,“ 王 而楼奴于我国有万世必报之仇也,纳款之 后,无杀白马誓天之事,而今则服从我国 所言……贵 国言和,则所 当即送掳去人 物,以示和好之实;乃敢先戮数百壮士, 外示无和之意乎?今若尽送被掳之人,一 令过江入城,款待赠物” ,并不顾大臣反对, ① 拟好 “ 答胡书” 。答书内容如下: 洪惟两国 境土相接,共为帝臣,同事 天朝者二百年于兹,未尝有一毫嫌怨之意 矣。不图近 者责 国与天朝 构衅,兵连祸 结,以致生民涂炭,四郊多垒。岂但邻国 之不幸,其在责国,亦非好事也。天朝之 于我国,犹父之于子也。父之有命,子敢 不从乎?大义所在,固不得不然,而邻好 之情,亦 岂无之…… 自今以后,偕之大 道,则天朝宠绥之典不日 诞降,两国各宁 如侠奴所为,而听从我国之言,则岂元邻 好之意乎? 。 看来光海君从内心是想与后金交邻结好,如果 努尔哈赤刷还所掠朝鲜人口,他完全可以与后 金 “ 焚香盟誓” 。不过面临明朝的压力,亲明 派的反对,双方国书频繁来往,实有不妥。所 以,他指出 “ 所重者和好,何用强求国书” 。 ④ 以光海君为首的 “ 脱明派” ,企图实行双边外 交,谈何容易?朝鲜国内 “ 亲明派”大臣反对 者有之,而来自明朝方面的压力更使光海君等 难以招架。努尔哈赤争取朝鲜的计划难以实 现。 封疆,相修旧好,实是两国 之福。 。 从朝鲜的 “ 答胡书”中,明显看出努尔哈赤对 朝鲜工作的效果,以光海君为首的 “ 脱明派” 承认后金国,希望两国 “ 各守封疆,相修旧 好” 。 努尔哈赤当然不会放过这一千载难逢的机 会,于同年七月又致书于朝鲜曰: 来书曰 “ 四郊多垒,其在贵国亦非好 事。我国之于天朝,犹父之于子也。今后 偕之大道,则天朝宠绥之典诞降”等语, 谅必南朝所言也。且见南朝素常如此,谑 言谍语,孤甚厌之。非孤奉书于国王,是 伸孤素 日 之恼以闻国王也。并不回答,来 书之语何据南朝之言,而差朝鲜之人也? 今国王或意无静坐两间看变,则在国王不 应看变,立定一心,要与孤断然同机,则 我两国当写盟言之书,杀白马祭天,鸟牛 祭地,当天敌血,焚香盟誓,方为可信 三、明廷对朝鲜与后金交往的干预 如前所述,后金建立后,为了集中力量攻 明,便积极争取朝鲜,尤其是萨尔浒之战后, 加大争取的力度,不断派使赴朝,频繁来往书 信,后金与朝鲜关系出现前所未有的松动。但 是要想使朝鲜脱离明朝,仅几次使者往来、几 封书信是难以解决的。从朝鲜同女真的关系 看,朝鲜一直对女真怀有民族偏见,视女真为 “ 犬羊之辈” ,而朝鲜与明朝的宗藩关系可谓根 深蒂固,明朝对朝鲜有 “ 再造之恩” 。虽然大 明帝国如大厦将要倾倒,但在朝鲜人的心中, 仍为可信赖的宗主国。而且,当时明朝本身尚 未失去抵御努尔哈赤的能力。 正在努尔哈赤派人赴朝鲜 向光海君递送 “ 胡书”之际,明廷使臣常明臣便接踵而至, 矣。 。 努尔哈赤的回书,首先指出朝鲜期望明朝诞降 “ 宠绥之典”是不可能的,明廷所能诞降朝鲜 4 7 万方数据 向朝鲜国王递交了辽东经略杨镐的 “ 揭帖” 。 局发生了重大变化 : “ 帖 云, 揭 ” 建贼逆天,王师行讨。贵藩宁维屏之 义,效同仇之举,征发万众,济江而西, 忠节昭然,可揭 日月,方期一鼓荡平,不 谓两军失利,伤存悼没,疾首痛心,则皆 不肖节制无方,经略无米之罪也。已 经自 勤美外,恭念贤 殿下不无宵吁之虑,谨A * 一介,仰慰尊怀,惟胜负亦 自兵家之常, 伏见逆奴德祸,建国僧号,攻陷开 原,将士覆没,辽阳、广宁,岌岌不保, 关内人心,惶惶靡措,以其势柞昔年之俺 答,实宋朝之 ( 金)兀术、完颜亮也。因 条( 边上事宜》 ,其内一款亚遣使 臣监护 朝鲜,以 联外事势 。 也。 接着,徐光启陈述了金、鲜之间的关系。他 说: 在封疆无忽防御之策。 ④ 明使常明臣奉命来朝鲜,代表明廷对朝鲜援兵 之举,称赞为 “ 忠节昭然,可揭 日月” ,虽然 “ 两军失利” ,但责任不在朝鲜援兵,而在于明 廷 “ 节制无方,经略无术之罪也” ,并安慰朝 鲜君臣,“ 胜负亦自 兵家之常” ,反映出明朝在 积极笼络朝鲜。与此同时,明使之来也有窥视 朝鲜与努尔哈赤动向之目的,说明明廷对朝鲜 政局走向也是十分关注的。 此后,明金战局发展异常迅速,天命四 年,努尔哈赤智取辽东重镇开原、铁岭,二城 失陷,明朝损失甚大。明人评曰:此二城 “ 为 昨传设书⑩ 恐喝,挑激鲜之君臣 ,事 势狼狈,既为逊辞复之,继以败将俘军羁 留为质。 ,且休且诱,遂入牢笼;赞币 钱 牵,交酬还往,鲜、奴之交已合,荡然无 复 方 虑矣 。 。 东 之 很显然,萨尔浒之战前后,努尔哈赤与光海君 间“ 通书约和”的情况,明廷是知道的。所谓 “ 鲜、奴之交已 合”之语,虽然有些夸张之笔, 但 “ 鲜奴之交”较为频繁,确是事实。 徐光启在奏本中对朝鲜与后金之交必使努 尔哈赤专心征明、从而出现不利于 明朝 的形 势,这样分析道: 辽重蔽,既并陷贼,则河东已在贼握中” 。 @ 天命六年 ( 天启元年) ,后金又夺取沈阳、辽 阳。翌年,努尔哈赤又亲率大军攻取了广宁。 这样一来,整个辽东战局为之一变。如明辽东 经略王在晋所言: 东事 离披,一坏 于清、抚,再坏于 开、铁,三坏于辽、沈,四坏于广宁。初 坏为危局,再坏为败局,三坏为残局,至 于四坏,捐弃全辽,则无局之可布矣。逐 步退缩至于山海,此后再无一步可退。 ⑥ 这期间,明廷曾多次呼吁朝鲜援助,但朝 鲜均以各种借口婉言拒绝。 尽管朝鲜仍事明朝,但朝鲜与后金的私下 往来,明廷是有所觉察的,并引起明廷君臣的 注意。这从天命四年十月朝鲜千秋使李弘胃和 圣节使南樱派人从北京送回徐光启和张至发的 奏本中充分地体现出来。 徐光启,时任明廷左春坊左赞善兼翰林院 检讨。万历四十七年十月,他在给明神宗的奏 本中,陈述了他对明金战事及朝鲜半岛政局的 见解。徐光启在奏本中首先指出:努尔哈赤的 崛起、后金的建立,使东北地区及周边政治格 4 8 万方数据 即使辽左尚存,而镇江、宽莫再有一 失,朝鲜又为异域,后来合小攻大,鲜或 不从,协从假道,易于反掌!况奴之狼庆 无亲,鲸吞莫厌,弟婿至亲,皆杀而并 之,何有鲜我! 。 徐光启认为,在这种不利于明廷的形势 下,争取、控制朝鲜对扭转明与后金的形势至 关重要。他提出,争取、控制朝鲜的方略是 “ 监护其国” 。他说: 臣 之愚计,谓宜仿周汉古事,遣使宣 谕,因以监护其国,时与阐明华夏君臣天 经地义,加以日 逐警醒,使念皇土复国洪 恩@ ,无忘报答。再与点破奴城之巧图恶 并,是其故智,要盟伪约,岂 足依凭? 鲜之君臣,明理蹈义,如此面命耳 提,宁无感动发奋。察彼心神无二,就与 商略戎机,令其渐强,可战可宁。彼 ( 努 尔哈赤)若诱胁,情形变动,便当责以大 义,一面密切奏闻,以便措呈防范。大都 出 疆机事难可豫拟,总大指不出监护二 端。 。 他认为只有如此,“ 可以特角成功” 必胜之 ,“ 术也” 。徐光启对朝鲜 “ . 监护其国”的主张, 是基于宗主国与属国隶属关系角度考虑的,宗 主国对属国有监护的权利,属国对宗主国有受 其监护的义务,就明、鲜、金三国关系考虑也 是明朝现实政治的需要。 为了尽快疏离朝鲜与后金的关系,使朝鲜 对明朝 “ 面命耳提” ,徐光启自 报奋勇,向明 观通报及前后使 臣状启,中朝 ( 明朝) 按 之疑我不独一光启而已,九门会议覆题之 辞,其意亦同,岂不大可惧哉……辫诬之 举,日急一 ,而 自明之道,不在于口 日 舌。若不先破可疑之端,则一介行李,虽 项背相望,恐无益而徒劳,穷天机地之 冤,将何 日而得雪乎?请美 弘立、金 景 瑞、李民寞及诸降房等家属一律依法典照 神宗请求作为特使赴朝 “ 宣谕”此事。 。 至于云南道御史张至发的奏本,则是从辽 东战局角度来分析的。他认为,如果辽东为后 金所得,那么,山海关以南的大明江山,将完 全暴露给努尔哈赤,如果努尔哈赤再得到朝鲜 断;胡书之来,一切严斥不答;亚新金彦 春。一 以 明 事 大 之 义;一 以 绝 中朝 之 的配合,那么大明帝国将岌岌可危! 他在奏 ⑩ 书中并没有像徐光启所说的那样,派人监护朝 鲜,而是主张调集水兵,择善水战将领, “ 专 疑。 。 咨文说得很清楚,要消除明廷对朝鲜与后金交 往的不良印象,不在于说,在于行,即斩杀援 明降将家属,拒绝与后金往来。 光海君对此看法不甚满意,认为 “ 当与庙 督 操练’ ,既可以守卫中国海疆,又可以监 , 。 视朝鲜。 堂议处,勿为烦论” 。 。 同年十月,光海君派李廷龟作为陈奏使代 表朝鲜前往北京向明廷辨解此事。他于十二月 从北京回来后,光海君于宣政殿接见了他,并 问起辨解的情况如何?李廷龟说了下面一番 话: 四、朝鲜 “ 亲明派”上台, 后金争取朝鲜失败 徐光启、张至发二人奏本在朝鲜君臣中引 起极大的反响。光海君看后,“ 不觉骨痛气窒, 直欲蹈海钻地而未由也已……此人 ( 光启)诬 徐光启,天下名 臣 也。小臣 前于往来 时,亦闻其声华,而今以辽广之论,国人 称之以识时务之人云矣。今若以此洞辫, 则恐其光启扶植之辈蜂起而争之也。且扑 陷之惨,甚于丁应泰之变也” 。他认为徐光 。 启奏本所说的是: “ 自有东方以来曾所未闻, 若不急急处置,则光启虽曰不来,又安知没有 徒陈奏,贵立其实,各别整伤军士,入送 江边,以为特角之势。 。 李廷龟的话很含蓄,其实后金与朝鲜的交往是 如光启者乎, i他以为当务之急是派使赴明 . “ 快辨厚诬事” 。大臣们也有对徐光启所说不 。 满者,如备边司官员的咨文中云: 徐光启蔬 辞以我 国与奴贼结好 为言 事实,愈描愈黑,与其向明辨解,不如加强军 备, “ 置重兵以江上,一以助天朝特角之势, 一以防老贼永突之患” 。总之,“ 。 亲明派”认 为,与后金 “ 移书求和”势必破坏朝鲜与明朝 的关系,因为不管用什么方式书写的信件,都 者,满纸张皇,而一则曰 “ 逊辞复之” , 一则曰 “ 遂入 牢 笼” ,一则 曰 “ 币交 赞 酬” ,一则曰 “ 弃以资敌” ,至以 “ 监护” 二字显作出使之名号,乃曰 “ 情形变动, 便当责以大义,密切奏闻,以便措呈防 范”云。 。 认为徐氏所说言过其实,夸大其词。那么,如 何消除明廷对朝鲜与后金关系的种种疑虑。备 边司的官员看法如下: 可能被努尔哈赤反过来加以利用,以破坏朝鲜 与明朝关系,即 “ 今此求和,非为我国,欲其 离间于天朝也” 。 。 其实,后金与朝鲜交往并未要求朝鲜必须 与明朝决裂,其目的只是努力争取朝鲜在后金 与明朝战争中保持中立而已。正如后金官员对 朝鲜官员郑忠信所言: 交邻之事,是吾汗之至愿。每诸将以 朝鲜为言,汗大言拆之曰:“ 吾与天朝结 怨者不是好玩兵也,只缘天朝种种欺害, 自 之后,两帅 降在贼中 丧师 。 ,尚保 凶喘,致令伊贼执而致书于我国,行间于 中,转辗流播,疑以传疑,以至此耳。近 4 9 万方数据 不得已背之。至于朝鲜,则素无仇怨。且 敌国之多,昨我所利也。天下岂有恒胜之 无一人在朝” 。光海君的对外政策及权力基 。 础,危机四伏。可见,光海君被赶下国王的宝 座,是可想而知的。 天命八年三月,朝鲜王朝内部发生宫廷政 变,朝鲜宣祖国王的王后在 “ 亲明派”元老大 臣的支持下,宣布废掉光海君。 “ 王大妃下教 书宣谕中外” ,对光海君做了下述谴责: 我国服事天朝二百余载,义即君 臣、 恩扰父子。士辰再造之惠,万世 不可忘 国哉!我死之后,汝等必思吾言耳。。 ” 由此看来,至少在这时 ( 天命六年、光海君十 三年)九月,努尔哈赤并没有取代明朝的非份 之想,也无侵略朝鲜、控制朝鲜半岛的奢望。 努尔哈赤对朝鲜 “ 素无仇怨”之论,与光海君 等 “ 我国初非仇敌,实无战攻之意”是有可能 接轨的,这并不意味着光海君等从本质上反对 明朝。 尽管如此,光海君等的双边外交,还是不 为元老重臣所接受,一些坚守 “ 宁以国毙,不 负大义”的 “ 亲明派” ,便于天命八年以辞职 向光海君等抗衡。是年正月备边司官员上疏 石 : 也。先王临御四十年,至诚夺大,平生未 尝背西而坐。光海忘恩背德,阁畏天命, 阴 怀二心,输款奴夷,己 征虏之役, 未。 密教帅臣 观变向背,卒致全师投房,流丑 四海。王人之来本国,羁执构囚,不音牢 独。皇杜屡降,无意济师,使我三韩礼义 之邦,不免夷狄禽兽之归,痛心疾首,胡 可胜言。夫灭天理,较人伦,上以得罪于 宗社,下以结怨于万性,罪恶至此,其何 臣 等鸳劣厄残,不足以上赞谋敬,下 顿纲维。玉宜勉起元老宿德之 臣,尽招独 立敢言之士,使廊庙之间,硕画密勿;轩 陛之下,说论峥嵘。公道张而幸门杜,才 智进则闯茸退,纪纲立而小吏不敢窥威 福,廉耻修而士夫不敢交巫母。至治馨 香,宁在四邻;奴虏虽强,岂至于千里畏 人哉!臣等所言,虽似腐儒常谈,治民御 以君国子民,居祖宗之天位,奉宗社之神 灵乎?兹以皮之,量宜居住。 。 此“ 宣谕中外”的 “ 教书”虽出自宣祖王后之 口,实则代表朝鲜 “ 亲明派”的意愿。光海君 被废具有明显的政治色彩,表明亲明派上台, 后金争取朝鲜失败。新任国王仁祖李徐继位, 朝鲜在外交上迅速倒向明朝。 @⑩ 《 光海君 日 记》十一年四月。 .... 《 光海君 日 记)十一年七月 。茅瑞征:《 东夷考略》 。 @王在晋:( 三朝辽事实录)卷8 0 光海君日 记》十 ............... 《 一年十月。 卿指努尔哈赤给朝鲜的书信。 @指姜弘立投降之事。 @指明援朝御楼的壬辰战争。 。指姜弘立、金景瑞。 .. ( 光海君 日 记)十一年十二月。 ⑦ ( 光海君 日 记)十三年九月。 .. ( 光海君日 记)十五年正月。 敌,此外皆苟。 。 当 时, “ 宿德之臣如李元翼以下诸人皆逊退, ①⑤@王在晋:( 三朝辽事实录》卷 t o ② ( 光海君 日记)六年六月。 ③ 《 清太祖实录》卷 S o ④( 明神宗实录)卷58 60 ⑥ 《 光海君 日 记)十年八月。 ⑦ ( 明史)卷 29 30 ⑧⑨00O0 《 光海君 日 记)十年四月。 ⑩0 ( 光海君 日 记)元年六月。 .). ( 光海君日 记)十年五月。 ... 《 光海君日 记》十年六月。 ⑥ ( 光海君 日记)十一年二月。 ⑥ 《 建州私志》卷中。 ⑥ ( 光海君日 记)十一年三月。 ①。① ( 光海君日 记)十年十月。 。⑩ ( 光海君 日 记》十年十一月。 0指 11 年萨尔浒之战。 69 @ ( 李朝仁祖实录》元年三月。 万方数据

亚美官网

粤ICP备17089683号-1 亚美官网|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2017(C) 版权所有:亚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