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您目前所在: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特斯拉吓到了传统品牌汽车大厂燃油车将被纯电
作者:亚美官网    发布日期:2020-03-11 02:15


  作为全球领先的纯电动汽车制造厂商,特斯拉公司目前主要从事设计、开发、生产、销售高性能的电动汽车以及先进的电力系统部件,并向第三方提供电动汽车动力系统的研发开发和代工生产服务。根据行业评价,特斯拉生产的纯电动车,在质量、性能和安全性上均处于业内最高水准,真正实现了零排放。

  事实上,在过去的100年中,也只有两家美国公司经受住了无休止的挑战,一家是沃尔特·克莱斯克在1925年创办的公司,另一家便是特斯拉。

  根据方正证券杨仁文团队在一篇文章中写道:要想进入汽车制造商行列,门槛其实相当高。前期投入巨大。设计车型,你要付钱给工程师、设计师和律师,为的是保证汽车在设计上安全合法;接着是生产,起码需要买一家工厂,可能花费10亿美元左右,还要花几千万美元购买设备;然后要寻找到优质供应商建立合作关系;下个阶段就是产品投向市场,所以要投入更多的资金让工人装配,再请律师帮助确保符合各种交通标准;与此同时,汽车在性能、效率、耐久性等方面的测试还要花费几百万美元;再考虑销售策略,花上几百万美元挑战经销商模式,投入资金进行配套服务;如果公司真的发展了起来,接下来就要雇佣更多的设计师、工人、工程师,还要进行品牌塑造。到此,你所付出的成本已经达到数十亿美元了。

  特斯拉并非是家普通的汽车厂商,而是将宝完全押在纯电动汽车的制造商,所以不仅要发明新技术,还要调整设计和制造流程。特斯拉从成立至今,虽然一次又一次走到了悬崖边,但在马斯克的领导下,一直苦苦坚持,在市场中存活了下来,如今已是全球汽车行业中的一大举足轻重的玩家,当前市值在1200亿美元以上。

  特斯拉的市值,从2020年初超过福特、通用、戴姆勒、宝马,到一举超过大众汽车,其实是有更深层的意义的。在2019年第1季度末,特斯拉大幅调降Model 3车型在市场上的售价,一度引发全球汽车市场震动。当时,有不少人认为,特斯拉做出此举并不见得高明,甚至认为特斯拉在纯电动汽车领域虽名声很大,但终究不抵有着百年历史的品牌汽车厂商。因为传统品牌车厂经过多年经营,所打造的商业品牌价值对市场的影响力还是很大。所以,在品牌车厂大举进入纯电动车领域之际,特斯拉汽车推出大降价销售策略,实则是在如临大敌时的冒险举动,主要针对传统品牌汽车厂商。

  据统计,特斯拉(美国)占据2019年全球电动汽车销量榜第一,共售出36.7820万辆;比亚迪(中国)排名第二、销量22.9506万辆,北汽(中国)位居第三,共销售出16.0251万辆。从第四名到第十一名依次是上汽(中国)、宝马(德国)、大众(德国)、日产(日本)、吉利(中国)、现代(韩国)、丰田(日本)和起亚(韩国)。现代和起亚两家厂商的销量电总和达12.6436万辆。

  然而,近期特斯拉的市值却快速超越了在行业颇具代表性的传统品牌车厂,这在某种程度上,可能动摇了一些人对传统品牌汽车厂商的信心,尤其纯电动汽车在全球汽车市场的占有率仅有3%时,却缔造出了在全球市值排名第二的特斯拉。

  从过去到进入2020年,特斯拉对传统品牌车厂的冲击力是有增无减。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Gigafactory 3在2020年初开始交付,并且制造成本控制得当,甚至国产Model 3车型的售价一举跌破30万人民币。特斯拉在华的汽车自制率依将于2020年底时达到100%,且已证实与宁德时代携手合作。至今,特斯拉在华的电池合作对象包括韩国LG、日本松下及宁德时代。市场相信,通过与宁德时代建立起正式的合作关系,特斯拉的纯电动车将以更低的价格冲击市场,抢夺更大的占有率。

  反观传统品牌车厂,在2019年跨入纯电动车领域的相比过往虽然积极,但其实推出的新车有限,或延期推出,因而难与特斯拉推出的汽车进行实际销售量的竞争。更有甚者,2019年全球车市受贸易战影响,表现还不如2018年。传统品牌车厂陷入两难境地:一边忙着应对传统汽车销售不如预期,不得不降亏损,截员,削减开支;一边又得跟进汽车电动化的趋势,将资金大笔投在电动化、自动驾驶汽车、车联网等领域,大笔资金投出后却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取得回报。

  与特斯拉在2019年下半年开始尝到甜头相比较,市场开始怀疑,当初对传统品牌车厂在纯电动车领域的潜力是否高估了。曾经不乏有号称对标特斯拉的竞争者涌现,但到目前为止,他们不是量产进度达不到预期,就是销售远不及市场预期。

  近期大众汽车集团执行长Herbert Diess的发言,或许最能让业界感知到2020年后特斯拉在传统品牌车厂的心中占据什么样的地位。他表示,在当下的市场,大众汽车只有跟上特斯拉的步伐,之后才有可能在某个阶段超越特斯拉。

  Herbert Diess在近期全球董事会上称,传统汽车制造商的时代己经结束了,大众汽车正加快从传统汽车制造商转型到自动驾驶、智能网联汽车制造商。

  大众汽车将于2020到2024年在混合动力、电动出行及数字化领域投资达600亿欧元,其中有330亿欧元投在电动化,270亿欧元投在混合动力及数字化领域。Herbert Diess坦言,2020年对车汽产业是艰难的一年,大众汽车在做正确的事来保持竞争力。

  传统品牌汽车厂商在跨足到纯电动领域一直被业界认为是慢了半拍,即便多数大厂在纯电动车领域累积研发历史很久,但却鲜少将纯电动车有效商业化。少数业内人士认为,燃油车创造了长达百年的不朽工业,传统品牌车厂吃香喝辣数十年,怕是已失去了对潜在竞争对手或异业跨入者的警戒心,这才是最大的危机。

  有业者指出,纯电动汽车符合未来技术发展趋势,所以,传统车厂积极跨入纯电动车领域,或许更多是为了向投资人传递这样的信息,我们(传统汽车制造商)也走在来了纯电动车这条路上。

  因为对多数投资者来说,他们的资金要的是在未来的发展方向,销售不断增长的纯电动车或新能源车,怎么样都比不断递减销售的燃油车更有未来。所以,传统车厂附和纯电动车,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吸引资金,但未来怎么做,则可能是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想法。

  传统燃油汽车制造商之所以没有大举进入纯电动汽车领域,主要原因应该是,一旦真正进入到该领域,则现有制造厂的附加价值将会大幅缩减。

  举例来说,一家传统车厂要转型生产纯电动车,纯电动车成本最高的一块在锂电池,占到整车的40%到45%,占整个组装车厂的成本或许达65%到70%。由于少了内燃机、发电机等精密技术,纯电动车创造的附加价值大约只有15%;而传统车因技术门槛高,则可创造25%到28%。

  再有,对传统汽车制造商来说,他们精心培育了30到40年的配套厂、供应链伙伴或卫星制造商,一旦转向纯电动车领域,那么合作伙伴都将面临大裁员。弃燃油车并转而生产纯电动车,对传统品牌车厂而言无疑是在冒巨大的风险。

  纯电动汽车,最核心的部分在锂电池,只要有电池,对其他车厂来说根本没太大挑战,顶多就是用别人的电池来组装,但传统燃油车却有着层层技术推叠。或许,纯电动车与燃油车在技术上的差异,就如同电子表与机械表间的差异。所以,真正核心的问题在于,传统燃油车厂并不想快速压低自有厂的附加价值。更何况纯电动车仍以短、中途为主,要完全取代燃油车仍有相当长的时间,对纯电动车,则走一步看一步。

  有业者称,其实,对传统汽车大厂来说,生产纯电动车没有太大的难度,但产出后如何销售出去,才是最大的问题。不论投资者吹捧纯电动汽车的未来多么多么好,最根本的质疑仍在于它高度依赖政府补贴,特斯拉在中国上海建超级工厂后,今又在柏林建超级工厂,可能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特斯拉可能获得德国政府给予的补贴。

  纯电动车在目前仍定位于短、中途行驶,也代表着纯电动车在发展上有一定的局限性,特别是快充、超快充或极快充都没有改变所耗时间比加油要多出许多,即便充电站依附加油站进行扩展,电网负荷也是不得不让人重视的挑战。

  另外一个要考虑的就是,在低温环境下,锂电池的运作效率要大打折扣,效率只有不到50%、40%或根本不能行驶。2019年锂电池自燃现象,也是纯电动车发展不如业界预期的关键性原因之一,2020年同样挑战着纯电动汽车的制造成本。

  就特斯拉公司的市值超过传统品牌汽车厂商来说,有不少分析师悲观地认为,因为市场过度热捧,导致特斯拉的股价被高估了好百亿美元,似乎投资人对特斯拉在市场上的潜力,以及交车速度持太过乐观的想法,却忽略了特斯拉的获利能力及现金流。

亚美官网

粤ICP备17089683号-1 亚美官网|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2017(C) 版权所有:亚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