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您目前所在: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调查信息不对称 诚信体系缺失 梁山二手商用车交
作者:开心麻将    发布日期:2019-11-15 13:34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6月4日发布的4月全国二手车市场分析数据显示,1~4月,全国二手车累计交易量为445.6万辆,同比增长2.6%;累计交易金额为2822.5亿元,同比增长5.26%,全国二手车交易量月度同比小幅回升。二手车交易虽于低迷的汽车市场环境下看似一抹亮色,但相对去年11.5%的增长率来说仍有所下降。

  一直以来,二手车市场发展并不顺利,除政策限制因素外,市场本身的不成熟影响更大。“目前,二手车市场需重点解决诚信体系问题和信息不对称问题。”近日来,记者在不同场合均听到过类似观点,因为诚信和信息不对称问题,二手车市场乱象丛生,其中二手商用车更甚。

  二手商用车交易的“坑”有多大?“水”有多深?近日,《中国汽车报》记者带着重重疑问,前往我国二手商用车交易最大的集散地山东省梁山县进行了实地调查。走访过程中,记者注意到,梁山二手商用车交易市场既有规规矩矩的交易商家,更有不法分子从事拼装车、改装车的违法交易,整个市场乱象丛生。“信息不对称是二手商用车交易混乱的主要原因。”多位在梁山二手商用车交易市场摸爬滚打十多年的车商告诉记者。

  近些年来,重卡等商用车的产销量不断攀升。数据显示,2018年重卡累计销量为114.5万辆,同比增长3%,创下历史销量新高。这也是重卡行业第3个销量突破百万辆的年份,此前为2010年、2017年。相应的,商用车保有量的提升也带动了二手车市场的发展。

  目前,我国已形成三个规模较大的二手商用车交易市场,除梁山外,还有位于河北元氏县的华北商用汽车二手车市场和江西高安的商用车交易市场。这几个市场各有特点,与他们二手货车来源有较大的关系。

  江西高安市是全国瓷砖生产集中地、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市、全国生猪调出大县、全国无公害蔬菜生产基地,也正因此,高安市成为全国汽运大市,更被誉为中国的汽运之都。截止到2018年底,高安市的汽运物流公司为1773家,运营货车保有量为55079辆。物流需求的强劲也带来二手商用车交易市场的繁荣。而河北是我国钢铁生产大省,多个地方有大型钢铁企业,矿石和煤炭大多由重型卡车运输。以河北唐山为例,当地的重卡约为9万辆,另外还有2万多辆外地牌照的重卡车辆服务几家钢铁企业。基于河北基数比较大的重型货车保有量,华北商用车二手车市场应运而生。相对高安市和元氏县因市场需求催生出的二手车交易市场,山东梁山县的二手车交易市场的诞生则是基于当地的专用汽车生产。依托产业优势,梁山的商家从全国各地收购二手货车集中交易,这里也成为我国最大的二手商用车交易市场。

  不过,二手商用车交易市场的自发成长除了带来市场规模外,也因为缺少约束,造成了市场混乱。“二手车交易市场鱼龙混杂,一些不法分子把‘水’搅浑了,我们也只能在浑水中摸鱼。”从青岛来梁山二手商用车交易市场淘车的钱先生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

  钱先生深谙二手车交易门道,他告诉记者,有些不法分子专门收购事故车,用一系列“伪装术”造假,再把他们混入二手商用车市场;还有一些不法分子专门经营拼装车,从不同事故车、报废车上拆卸零部件拼凑出一辆二手商用车。“这些事故车、拼装车的成本极低,伪装成正常交易的二手商用车销售出去,获利巨大。”钱先生说,这种现象几乎存在于每个二手商用车交易市场。

  那么,不法分子挖了哪些“坑”来蒙蔽消费者?记者走访后总结认为,主要集中在车辆虚假信息和多收费两个方面。其中,车辆虚假信息对消费者的危害更大。“因为货车是不少家庭的谋生工具,一旦买到造假车辆,很容易发生事故,造成车毁人亡,这种伤害对一个家庭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从山东济南来淘车的个体司机魏先生说。

  魏先生告诉记者,虽然商用车司机对车辆的了解水平普遍较高,但在专业造假分子面前,这些商用车司机也会经常掉入“坑”中。“一般来说,商用车司机对车辆的驾驶性能非常了解,他们可以通过发动机声响判断转速情况。但商用车造假的地方很多,比如车桥、大梁等都可以造假,专业造假水平远胜于司机们的辩识能力。”魏先生说,即使在行业内浸泡十几年的老行家也可能“入坑”。

  在梁山二手商用车市场曾流传一个故事。某车商收购了一辆货车,想转手卖给车主,在交易市场历练过的行家陈先生第一天并没发现异常,直到第二天再次仔细查看后才发现这是一辆事故车。“大梁焊接过。”陈先生告诉记者,焊接口出现在主驾驶室下方轮胎后方,因为被灰尘和污泥掩盖不容易被发现。“焊接口处在承重位,如果在高速路上出现焊接口断裂,绝对是车毁人亡。”陈先生告诉记者。

  车辆信息造假还体现在对商用车核心部件编码的篡改上。核心部件编码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不法分子造假。然而,这项措施对造假分子并不管用,他们可以把原编码去掉,重新“做”上合格的编码。

  不过,事故车改装或者拼装车造假都需要大量的核心零部件,那么这些零部件从哪里来?《中国汽车报》记者在梁山县看到,沿街大量的广告牌上写着:收售二手车桥、批发二手车桥等内容,广告牌边上堆放着大量的二手车桥,二手车桥工厂则就近设在马路边上。一天的走访下来,记者发现,当地类似的二手车桥工厂随处可见,有几家正在将收购来的二手车桥拼装在车上。梁山当地一位车商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大量收售二手车桥,说明造假生意兴隆。没有造假需求,这些二手车桥企业就无法生存。”

  为了让造假车辆“正规化”,在二手商用车市场交易的拼装车大多采用套牌的方法,这种拼装车更难被发现,利润也更加丰厚。

  从山东济宁市来淘车的车主邵先生对梁山二手商用车交易的混乱深有体会,他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交易市场中至少30%以上的车辆是事故车或者拼装车。他同时表示,山东梁山、江西高安、河北元氏几个交易市场都有大量的造假车辆。

  梁山县二手商用车造假已形成一条产业链。记者了解到,在梁山,有正规改装资质的企业大约为200家,从事改装的企业却高达2000多家,这些改装企业大多是小作坊,隐藏在田间地头,或者农户家中。据了解,梁山县从事二手商用车交易的人员超过2万人,这里面的造假人数恐不是小数。

  躲过了事故车、拼装车的“坑”,消费者还可能会掉入多收费的“陷阱”。记者走访注意到,车主购买车辆之后,如果需要过户,车辆需要与原挂靠单位脱钩,在脱钩过程中,造假分子会编造各种名目向购买者多收费。比如,按照正常情况每辆车的保险费大约1万多元,由挂靠单位代缴,与挂靠单位脱钩时新购车车主需要把代缴的保险费结清,在这个过程中,造假人员会抬高保险费用额度,而为了取信于购买者,他们事先会制造一份假的合同。类似于这种乱收费的环节还有很多。

  整个走访过程下来,记者注意到,二手商用车的造假产业链非常完备,彼此之间的“默契”打通了每个造假环节。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梁山二手商用车交易市场的不法分子给正规经营的商家造成了负面影响,这也让当地的正规军们备感头疼。“二手商用车混乱的根源在于信息不对称。”记者在调查中,多位车商或者车主均提及这个问题。

  正是因为信息的不对称,给予造假者创造出了“腾挪”的空间。上述车商钱先生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造假者不是单兵作战,他们的团队分工明确,有些人专门在外地负责收购事故车,有些人专门负责制作假材料,有些人则专门负责“做旧”。“事故车更换零部件后,从新旧程度上看,替换的零部件与原有的零部件颜色上并不协调,买车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做旧”后,购买者就很难在颜色上看出区别。”他说。

  钱先生举例称,大多数情况下,事故车辆的车头会有损伤,需要修复或者重新更换驾驶室。即使是这种对于司机来说最为熟悉的地方,经过造假分子“做旧”后,购买者也很难发现。“事故车或者拼装车造假与文物造假有相似的地方,在文玩市场,专家有时候也会‘走眼’,相对于文物来说,商用车的构造更为复杂,有些还隐藏起来难以观察,造假更难被发现。”杨先生说。

  而在收费方面,购买者对于车辆保险的真实情况也并不了解,这也给不法分子乱收费创造了可能性。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梁山二手商用车交易市场旺季时每天成交400多辆,淡季每天也有100多辆,全年的交易量非常可观。

  信息的不对称滋生大量造假行为。可以看出,不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仅靠交易市场管理部门打击造假行为,只能治标不治本。梁山及其他地方二手货车造假乱象已有很长时间,破解这个难题需要从信息对称上下功夫。

开心麻将

粤ICP备17089683号-1 开心麻将|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2017(C) 版权所有:开心麻将